当前位置:tbo.com.cn历史郭襄的遗书写了些什么?张三丰知道遗书的内容吗
郭襄的遗书写了些什么?张三丰知道遗书的内容吗
2022-07-05

这事儿要说很难,金庸大侠还在世,问他比较合适,他会直接告诉你里面的内容,而不幸的是这段他删掉了,意思就是这段剧情在他心里是多余的,那么遗书内容就不那么好搞了。

不过郭襄以情为孽,看破红尘,一个看破红尘的人应该是不会有太狗血的俗话的。

关于张三丰对郭襄的遗书回忆:

众人见张三丰毙宋青书、革宋远桥,门规严峻,心下无不凛然。张三丰问起英雄大会及YI军抗YUAN之事,对张无忌温勉有加。周芷若站在一旁,张三丰始终正眼也不瞧她一眼。

待得观中道人收拾了宋青书的尸身下去,张三丰忽从宋远桥身边抽出长剑,指着周芷若道:「周姑娘,你是峨嵋派掌门,学得了灭绝师太几成剑法?」周芷若道:「晚辈所学,最多只有恩师剑法的三成。」张三丰道:「当年郭女侠手创峨嵋一派,只盼群弟子卓然成家,在江湖上独树一帜。你以灭绝师太的三成功夫,凭什么来光大峨嵋?你学得一些阴毒狠辣的武功,在英雄大会中争胜逞能,以后峨嵋弟子,便学你这些阴毒武功么?郭女侠于我有恩,老道虽是风烛残年,却也不能眼见峨嵋派沉沦衰亡,毁于一旦!」周芷若道:「张真人这番话问得是,晚辈早大安排。」张三丰道:「如何安排?」

周芷若不答张三丰的话,却转过头来,向张无忌道:「张教主,当年在光明顶上会斗六大派之时,我曾听你言道,你并非武当派门下受业弟子,是也不是?」无忌不知她何以忽然问起此事,便道:「先父是武当门下,太师父曾授过我太极拳法,若说我是武当弟子,也可说得。」周芷若道:「我曾听你言道,你初学武功的受业恩师,乃是你义父谢大侠,他是混元霹雳掌成昆的门人。你的九阳神功学自达摩老祖的遗书,乾坤大挪移心法学自明教前代教主的遗篇。咱们武林中人,最讲究的是师门派别,你到底是那一门派的门人?

无忌道:「我武功所学甚杂,认真起来,并不是那一派的门人。」周芷若问张三丰道:

「张真人,他这番话没错吧?」张三丰点头道:「实情确是如此。武林中,这种情形甚为希有,那是他迭遇奇逢所致。」

周芷若刷的一声,从腰间抽出半截倚天剑,左手握住自己头上一把青丝,回剑一掠,万缕柔丝竟是一剑割断。众人都吃了一惊,齐道:「你……你……」周芷若道:「我罪孽深重,早有落发出家之意,张教主,我问你,你曾答应过我,我有一事求你,你务须做到,是也不是?」张无忌点头道:「不错,不过……」周芷若抢着道:「不过此事须得不违侠义之道,既于GUANG复大业有利,也不得有损明教的声名,是也不是?」无忌道:「是。若是如此,但有所命,自当遵从。」周芷若道:「大丈夫千金一诺,当着你太师父与众位师叔伯之前,可不能言而无信。」无忌见她割断了头发,神色坚毅,心下不胜伤感,寻思:

「她真有什么为难之事,我自当尽力替她办到。」便道:「你……你吩咐下来便是了。」

周芷若道:「张真人,须借宝殿一用。」解开背上包袱,取出两块灵牌来,一块写着「峨嵋派创派祖师郭女侠襄之灵位」,另一块写着「峨嵋派第三代掌门恩师灭绝师太之灵位」,恭恭敬敬的供在殿中方桌之上。张三丰与宋远桥张无忌等一见,一齐躬身下拜。周芷若与本门弟子也拜过了,除下手上的铁指环,转身说道:「张无忌张教主,峨嵋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,谨将掌门之位,传授于你。」众人一听,都是惊得呆了,只听她继续说道:「你仍兼任明教教主,盼你光大本门,兴旺明教,率领中原豪杰,驱逐鞑子,自今而后,峨嵋派门下弟子,尽皆听你号令。」

无忌双手卜齐摇,道:「这……这……这如何可以?」周芷若道:「峨嵋派乃郭女侠手创,请你出任掌门,那也不辱没了你。」无忌眼望张三丰,眼光中露出乞援之色。张三丰一怔之下,突然哈哈大笑,声震屋瓦,说道:「周姑娘,真有你的。单凭你这一手,便不枉了灭绝师太的托付之重。峨嵋派交在无忌手中,发扬光大,那是的-了。」周芷若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纸薄本,连着两截倚天剑的断剑,交给无忌,说道:「这是郭女侠手书的本门武学,剑掌精义,尽在其中。」

此事虽是大出意料之外,但无忌并不属于任何门派,接掌峨嵋,并非违了江湖规矩,而此事确与光复大业有利,也不损明教声威,只听张三丰又道:「无忌孩儿,你不是答应过周姑娘,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。」无忌无奈,只得将峨嵋派武学秘本和两截断剑接了过来,戴上指环,重新向两座灵位跪倒。周芷若率同众门人,一一参见第五代掌门人。张三丰、宋远桥等依次道贺。峨嵋群弟子均知张无忌武功卓绝,威望极隆,于本门将有莫大好处,虽有数人心怀不服,却也不敢公然反对。

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,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酒的少女,可是,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

每当读到此,心中唏嘘不已。